您的位置 首页 妙展五明

羌佛大慈大悲 救了两父女的命 (病实例七)

父亲闭眼就看到一些东西、但是自从老人家的法相一挂在他的床前,这些东西就都不见了,开始睡得比较安稳。

南无多杰羌佛治病实例(七) 

我的父亲十几年前患了鼻咽癌,在经过几个星期的钴六十治疗,喉咙部分及口腔内的唾液腺都被破坏了,所以到老年时吞咽食物有困难,常常在进食时一不小心食物掉到肺里引起不适。随著年岁大了,免疫力也降低,终于引起了急性肺炎住进了台北荣民总院加护病房,一时三管齐插—胃管、气切管、导尿管,当时的情况白血球已高到五万,情形非常的危急,接到台北家中电话心急如焚不知如何是好,报告师父国际佛教僧尼总会主席隆慧法师后,师父让我求助伟大的多杰羌佛第三世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佛陀师爷加持,佛陀师爷慈悲马上答应,并嘱咐我要告诉父亲观想佛陀师爷对他帮助最大,由于父亲也是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尤其在父亲的心里认定老人家就是“佛”,百分之百的信赖,所以当我回到台北恭请了佛陀师爷老人家法相到加护病房看他时,他不能说话(插了肺管),但看到佛陀师爷的法相,他合掌流泪了,一个受难的弟子对慈悲的佛陀上师的依赖。第二天开始白血球开始慢慢降下来,情况开始好转了。

父亲写在纸上告诉我,在未见到老人家法相时,他一闭眼就看到一些东西(父亲一直不肯说出什么东西),但是自从老人家的法相一挂在他的床前,这些东西就都不见了,开始睡得比较安稳。渐渐地,出了加护病房回家休养。但是过了半年却因摄护腺肥大引起膀胱发炎再次入院,在医院里因请的看护不小心喂食过多(因父亲自从上次入院后为避免食物再掉入肺里,所以一直插著胃管)而呕吐,食物再次掉到肺里引起了发炎,这一次情况更严重,高烧两个星期不退,抗生素药用到最强的第三代都无效,我身在美国每天打电话问候都说烧未退,我又急了,请示了师父又再次求救佛陀师爷,可是佛陀师爷不开处方,我突然想起七年前去中国时,佛陀师爷给过我五粒甘露丸,我怀著万分的感恩与信心,拿著甘露丸马上赶往机场回台湾 。

我把甘露丸打粉带到医院给父亲喂食,第一粒刚吃下,医生突然说隔天要作一个检查夜里十二点以后不能够进食任何东西,母亲一下子不知如何是好,我很坚定的告诉母亲,不管医院如何说我们继续喂甘露丸,结果第二粒尚未喂完,父亲已经完全退烧恢复正常,我的弟弟们看到这些真实不虚的经过,对佛法升起了信心。

由于前后数次美国台湾两地跑,再加上身心的疲惫,自己的身体也出了状况尚不自知,有一天晚上血压竟然上升到一百九十八,心跳更是像打鼓一样,手脚开始发冷发抖,当时心中只有观想佛陀金刚师爷才慢慢稳定下来,但是之后却仍有数次发作,有次竟在夜里睡眠中,突然胸口猛的一跳,我醒了,却四肢如千斤重担无法动弹,口中叫不出声,力用不上,我知道我这就是死了,大约过了几分钟,才慢慢恢复过来,我想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赶紧到医院检查,前后数次医生都没有办法,只有再求救佛陀师爷,佛陀师爷为我传了气脉明点开关法,如今已渐渐恢复正常。

我们父女前后都得三世多杰羌佛老人家救命,做弟子的福报太浅,无以回报老人家的恩德,只有一步一脚印的跟著师父、佛陀师爷,将我们伟大的佛法弘扬开来,愿世上的人都能因闻我们伟大的佛陀师爷的法音而开悟得到解脱,得到幸福。

此篇文章平铺直叙未有雕著,却是真实不虚的事实,谨以此文告知世人真正的佛法在这里,我伟大的佛陀师爷的成就,在古往今来世上已无人能出其右,得闻正法的今日不修更待何时,阿弥陀佛!

佛弟子 东爱媛

免责声明:文章内容不代表本站立场,本站不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完整性、准确性给予任何担保、暗示和承诺,仅供读者参考,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本文内容影响到您的合法权益(内容、图片等),请及时联系本站,我们会及时删除处理。

作者: xuefo

为您推荐

工巧明

第三世多杰羌佛工巧明展显之神秘雾气雕

从鹅卵石右边的洞看进去时,你会看到浓雾笼罩着,里面的风景很多结构模糊,在雾里看不清楚,感到有几十米远的雾障,其实只有三到四英尺长而已。

植物人

羌佛慈悲加持 植物人奇迹般康复(病实例九)

我是羌佛的弟子。我非常尊重我的佛陀上师,佛陀上师慈悲善良,道德高尚,让我在这个世界真正见识到了佛陀的光明和伟大。

施妙法

羌佛施妙法 病痛消失无影踪,太神奇了(病实例八)

我从事医学工作几十年,很多多年治不好的病,我都能帮他们解除病痛,也算是一位在当地有影响的医务工作者,也不断得到病人的好评。

治愈

羌佛慈悲无量 治愈弟子重症 (病实例六)

原来嘎堵仁波且是奉了佛陀上师云高益西诺布顶圣如来的指示,一路风尘仆仆马不停蹄地由旧金山开车到波特兰市来看我。

慈悲加持

羌佛慈悲加持 弟子病情化险为夷 (病实例五)

果然二十三日晚上开始发高烧,喉咙痛,实在撑不住了,只好麻烦杨慧君师姐载我去看医生。虽然注射盘尼西林仍无法消灭病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返回顶部